<cite id="jtprj"></cite><rp id="jtprj"><optgroup id="jtprj"></optgroup></rp>
<tt id="jtprj"><noscript id="jtprj"></noscript></tt>

<rt id="jtprj"><optgroup id="jtprj"></optgroup></rt>

<cite id="jtprj"></cite>

    當新農村建設遇上災后重建

    來源:弘發建設  時間:2011-10-19

    “好鋼”用在了“刀刃”上


    如果說汶川大地震是大自然給四川盆地的一次極端考驗,那么今天的城鄉新貌就是成德綿三地共同交出的一張優秀答卷——短短三年間,這三座城市不僅一寸寸抹消了災難留下的印記,還將城鄉基礎設施配套推進了十年甚至二十年,新農村建設因為搭上了災后重建這趟高速列車,而煥發了勃勃生機,一個個嶄新的新農村建設樣本正嶄露頭角。

    如果再仔細觀察,三地之間,受災最重的幾乎大部分是農村:沿著龍門山斷裂帶,虹口鄉、龍門山鎮、紅白鎮、清平鄉、水磨鎮……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地名串聯成悲傷的記憶,勾勒出那場災難的黑色曲線。

    三年之后,劇變最驚人的也大部分是農村:城里人夢寐以求的“林間別墅”成為成德綿鄉間隨處可見的風景,村民們不僅告別了臟亂差,還像城市居民一樣跳起壩壩舞、打起花腰鼓,生活更加多姿多彩;農房集中后,整理出的土地變成一條條平整寬闊的水泥路和一片片布局有序的新型農業集中發展區,農業產業化規模和效率都大幅提高……

    而這一切變化,正與新農村建設“生產發展、生活寬裕、鄉風文明、村容整潔、管理民主”的五大目標不謀而合。

    這不是偶然。縱觀成德綿三地的重建路徑,無論是成都“用統籌城鄉的思路和辦法推進災后重建”的重要決策,還是德陽“把恢復重建與推進新型工業化、城鎮化、新農村建設相結合”的信念堅持,甚或綿陽“科學、求實、安全、快速、發展”的思維準繩,三地都殊途同歸,將“以人為本”放在首位,將“好鋼”用在了 “刀刃”上。

    這個“刀刃”,就是在地震中山崩地裂的農村,是在地震中損失巨大的農民,是在地震中遭受重創的農業。

    正是堅持 “以科學規劃為基礎,以改革創新為動力,以群眾滿意為根本”的重建脈絡,堅持“將災后重建與解決三農問題、推進新農村建設相結合”的重建思路,成德綿三地才能準確地把握住“農村”這一災后重建的關鍵,啟動城鄉面貌煥然一新的歷史巨輪。

    恩格斯曾經說,每一次歷史的災難都是以歷史進步作為補償的。

    而成德綿人共同走過的這三年歷程也證明:將災后恢復重建納入新農村建設規劃,將災后重建與新農村建設結合起來,按照因地制宜、相對集中原則,加快新農村建設步伐,無疑是正確的選擇。

    災后重建已經結束,但新農村建設還任重道遠。依托災后重建打下的良好基礎,把村容村貌建設好,把產業發展好,讓農村基礎設施提檔升級,把公共服務延伸到鄉村,是我們今后仍需努力的方向。

    成都:統籌城鄉中的新生活“暢享曲”

    9月1日,成都仍然浸泡在熱浪中,但走進位于都江堰市翠月湖鎮五桂村的東桂院災后重建安置點,濃密的綠蔭卻讓人感受到絲絲涼意。

    正是農閑時節,不少村民都聚集到宋時理家寬大的客廳里聊天打牌。一進門,他們就換上拖鞋,免得踩臟了主人家清潔的瓷磚地板。從宋家院子蜿蜒而出的水泥路,一眼望去看不見一絲灰塵,就連那條穿院繞戶的水渠,都干凈得如同山間溪澗。

    “我們這環境、這生活條件,不比城里頭差。”五桂村村主任楊德春很自豪。正是依托統籌城鄉思路和災后重建政策,五桂村拉開了巨變的序幕。

    “小別墅”里展開農家新生活

    當地震損毀自家那7間青瓦房時,陳先貴壓根兒沒想到,自己能在短短一年半時間里,搬進這棟嶄新的兩層小樓。

    按照成都市提出的規劃先行和四性原則,翠月湖鎮災后圍繞川西林盤重新設計了院落布局,啟動農房災后重建工作。在翠月湖鎮開出的統規自建戶型“菜單”里,陳先貴選擇了這個可以分為兩部分的戶型,整套房子有近300平方米。

    拿到圖紙后,老陳自己找了有專業資質的施工隊,精打細算下來,只花了30萬元。除去政府給予的每人2萬元重建補貼和產權抵押換來的2萬元銀行貸款,陳先貴的這套“小別墅”實際開銷只有16萬元。

    在五桂村,像陳先貴這樣置換宅基地遷入統規自建新院落的就有200多戶。不僅節約了集體建設用地,還通過集中居住實現了水、電、氣和光纖全通。而林盤繞院、農房錯落的新村格局,又衍生成一幅優美的原生態田園畫卷。

    不過,老陳記憶中的新村一開始并不是這么整潔。“原來習慣了在院子里堆東西,各家各戶房前屋后都堆得滿當當的。”隨手扔垃圾、到處晾衣服更是隨處可見。

    不久,村里組織居民開起了夜話會,聊的就是“新生活、新習慣”;衛生評比開始了,各家的院子和花園都成了“責任田”,弄不干凈就要落選 “清潔戶”;村干部帶著洗衣粉走街串戶,一邊送 “禮”一邊勸導大家愛整潔講衛生……幾個月下來,老陳發覺周圍干凈了許多,隨著民主選舉的小區管委會成立,居家衛生宣傳隊、老年文明勸導隊、黨員服務隊等也相繼組建,愛護家園成了村民的共識。

    議事會權力比“村官”大

    并不是所有村民都像陳先貴一樣,一開始就積極參與統規自建。楊德春記得,“先期啟動西桂院建設時,很多村民不相信會有這么好的國家政策,不愿意遷居。”

    為了讓大家都清楚地了解政策細節,村里大大小小的院壩會、夜話會開了幾十次。2009年下半年,村民們陸續搬進了東桂院和西桂院的新居,楊德春暗暗擔心:村干部的管理壓力會更大。沒想到,議事會的成立為他們解了憂。按照成都市基層治理機制改革的要求,五桂村從每個村民小組中海選出2位議事代表,組成了共28人的議事會,在這28人中選出了5人制的村務監督委員會。“現在大大小小的事情有議事會代表做決定,村委會照章執行,矛盾化解了不少。”

    2010年,村里拿到了政府劃撥的23萬元村級公共服務資金,先給全村700多戶發了意愿調查表,讓大家投票公選“先修路”還是“先挖溝”,隨后又將初步篩選出來的結果提交議事會。

    如今,越來越多的村級事務決策被交到議事會手中。“茍大爺申請低保,有代表提出他子女都有錢,就沒有批準;選擇陽光圓夢工程的資助對象,一個考上二本的小孩家里有小車,也被代表發現,取消了資格。”

    楊德春開玩笑說:“議事代表現在權力比我們大,議事會說了算,我們只負責執行。”

    不光有房子還要有票子

    住新村,有快樂也有煩惱。陳先貴算過賬:“原先做飯燒自家的秸稈柴草,吃井水,自家裝天線,都不用花錢;現在用自來水和天然氣,孩子還要上網、看電視,每個月固定開銷翻了幾倍。”

    “總不能讓大家高高興興搬新家,越住越窮吧?”從五桂村到翠月湖鎮,“咋個讓老百姓更有錢”都成了一個迫切命題。

    “多找門路多學技能,幾技傍身餓不死人。”在村干部的動員下,村民積極參與成都市和都江堰兩級政府組織的各項技能培訓,村里的“能人”逐漸多了起來:巧媳婦繡花隊的蜀繡作品,一幅就可以賣好幾千元;青壯年學了技術外出打工,收入也增加不少。

    為增加收入渠道,翠月湖鎮還依托上海援建資金,引進興達食品有限公司,在五桂村建起20公頃的食用菌基地,專門發展雙孢蘑菇產業,又從上海市崇明縣引種了農作物新品種金絲瓜,形成特色農產品聚集區。

    據測算,五桂村村民人均純收入可達到7000余元,比地震前幾乎增收了一倍。

    德陽:

    為新農村綜合體打造創新平臺

    災后恢復重建以來,一個個配套完善、環境優美、鄉風盎然的農村新型社區遍布德陽市。重建中,德陽建成2131個農村集中建房點,33.38萬戶重建農房全部竣工,百萬農民搬進新居,“新農村綜合體=農村新型社區”成為共識。

    與之配套,學校、衛生院、福利院等民生項目和道路、水利、環境打造等配套工程一齊上馬,農村面貌整體提升。德陽因此形成中心城區、縣城、重點鎮、農村新型社區的城鎮化體系雛形。災后恢復重建,給德陽帶來破解“三農”難題的好機遇,也給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提供了絕佳的創新平臺。

    農業產業化獲得資本推力

    什邡市洛水鎮漁江村,田園風光映襯著一派忙碌景象——魚塘邊的酒家,開始了一如往昔的忙碌;緊鄰的釣具出租店,能放幾十根漁竿的架子已空了一半;相鄰不遠,一家大規模超市里,人頭攢動。

    如果從空中俯瞰漁江村,石亭江、白魚河兩條水系蜿蜒流過545戶居民形成的聚居點,恰似一條靈動的魚。北京援建方將對該村歷史文化的深入挖掘體現在了規劃中,“魚文化”成了建設者們致力打造的震后新景觀。

    村支書黃益成告訴記者,安置小區建設面積約500畝,設有活動廣場、原生態水果、蔬菜移摘園等,一個以安居、休閑、觀賞和飲食為一體的“魚文化”農家樂主題村落已初露新貌。

    災后重建中,農業產業化獲得資本推力。漁江村的景象背后,是一條長長的產業鏈——餐館是引進項目,不少村民在此務工,月收入千元上下;漁具店老板是本地人,一根魚竿租金5元,加上漁具銷售,收入不菲;不少村民將空余的房間騰出來開辦家庭旅館,效益不錯。而所有商業用房,村民都有股份。

    以養魚—釣魚--觀魚—食魚為思路的產業支撐,以災后重建、土地整理、特色種植、鄉村旅游等為特色,什邡最后落成的這個重建新村,已顯現出新農村綜合體形態與功能的多樣性。

    善治讓公共利益最大化

    今年5月,什邡市師古鎮紅豆村獲選“德陽十大美麗新村”,村支書朱興發走上“紅毯”,代表村民接受了這份榮譽。

    在朱興發看來,新村之美,不僅在于住房及配套環境,更在“社區人”的文明之美。

    “讓紅豆村人形成信任、互惠、合作的關系,在社區形成一種力量,將村民粘合成相互間關系密切的社區人。”《紅豆村村規民約叢書》如是說。

    震后,紅豆村14個組均建集中居住點,集中居住率達90%以上。新房建好了,怎樣建設相應的社區文明?什邡市將紅豆村設為試點,探索分離村級議事監督職能和經濟管理職能,新成立村級議事監督機構和經濟管理機構,逐步形成以村民自治為基礎,民主議事監督為保障的社區自治新模式。

    朱興發告訴記者,監委會要向村民算明白兩筆賬:一是土地租賃費,土地流轉后是進行苗木種植,還是引進業主開辦酒店,都要向老百姓交賬。二是管理費,今后引進專業物業管理,要向老百姓交代錢都用在了哪里。

    “在新農村建設背景下,鄉村治理達到善治,就是通過鄉鎮政府、村級組織、村民三者之間的合作,促進鄉村的管理民主、改善農村的公共服務,使公共利益最大化。”什邡市委農工委負責人說。

    改變之外更注重傳承

    在綿竹“中國年畫村”村道兩旁,古色古香的路燈桿上懸掛著別致的年畫燈籠,年畫牌坊、年畫廣場、年畫湖一字排開……整個村落就像一幅層次豐富的畫卷。目前,一幅絹絲年畫,在市場上要賣到1萬余元。

    災后重建中,原本岌岌可危的綿竹年畫重新煥發了勃勃生機。這是村民們從未想過的美好圖景。

    在援建中,綿竹、江蘇雙方達成共識,災后重建背景下的新農村建設,應注重村民生產生活形態的改變,長遠考量產業發展,還應更加注重文化的傳承。

    重建中,蘇州援建年畫村的8個子項目,將這里打造成一座充滿文化內涵和民俗風情的藝術館,同時又是一個培育年畫傳人、發展年畫產業、帶動群眾增收致富的綜合基地。同時,加強了桃花塢年畫與綿竹年畫的互動交流,讓綿竹年畫借助蘇州發達的旅游業這塊“跳板”,走向更廣闊的市場。

    目前,年畫村已聚集了上百位專職畫匠,每年創造上百萬元銷售額。年畫藝術、鄉村旅游和觀光農業,三張王牌使全村人均年收入從震前的不足4000元增至8000余元。

    年畫文化的傳承也獲得了更廣闊空間。今年7月,投資16億元的“中國年畫古街”項目落戶綿竹,將建設“中國年畫博物館、中國第一孝子安安博物館、綿竹劍南春宮廷酒博物館”等三個歷史博物館。

    綿陽:

    牽手中村莊完美“轉身”

    8月30日,綿陽市涪城區龍門鎮中脊村1期、2期農戶永久性居民點里,曲徑通幽,不時會有居民出來散步;不遠處正在建設的3期工程,房屋主體已經呈現, “今年春節前應該可以入住。”中脊村村委會委員張清富感嘆,災后重建讓中脊村的新農村建設搭上了“高速順風車”,村容村貌、生產發展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地震中,綿陽農村受災嚴重,51.5萬戶農房需要重建。三年時間里,災后重建與新農村建設相融合,建新房、修農家書屋、通水泥路、發展產業……一個個嶄新的新農村建設樣本涌現綿陽。

    村莊面貌更美

    中脊村是綿陽農村災后重建中實現整村集中居住的一個典型。

    “地震前,村里都是散居形式,村里花了很大成本搞戶戶通水泥路,也只完成了60%左右。”張清富說,震后,中脊村將農戶安置點確定在涪江河邊的河灘地,采取統一規劃、統一設計、統一施工、統一監管的方式建房。

    整齊干凈的聯排樓房、平整寬敞的水泥小道、綠樹鮮花點綴的居住環境,如今的中脊村已成為新農村建設的典范。

    70歲的張成海是中脊村第一個搬進永久性住房的村民,“家里把一樓挪出來,一半開棋牌室,一半開小賣部,能增加不少收入。”

    “集中居住為實現村容整潔創造了有利條件。”張清富說,集中居住后,村委會聘請了4名專業清潔人員,負責集中居住區的環境衛生。

    災后重建中,綿陽絕大部分農村都選擇了利用大量農房重建的機會進行風貌統一。無論是川西北民居,還是帶有強烈羌族特色的小寨子,村容村貌都得到極大改觀。

    產業發展更快

    震前,綿陽市游仙區街子鄉岳家村村民基本沿芙蓉溪而居,村民備受水淹之苦。震后,岳家村采取集中居住模式建房,村民全部搬往幾百米外地勢較高的地方建房,安全性大幅提高。

    “原來靠河邊的這塊地屬于沙壤土,用來建房不太穩固,但很適合搞蔬菜種植。”岳家村村民錢國臣說,村民集中居住后,原來的宅基地連成片足有40多畝,村上正積極籌備復耕,“準備把土地流轉給一家公司,我們根據原來宅基地的面積收取每年600元一畝的土地流轉費。”

    不少村民也抓住機會,大膽投入。全村承包種植20畝以上的農戶就達17戶。

    在中脊村,產業也隨著災后重建的推進而有了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因為靠近綿陽城區,中脊村將整理節約出的246畝土地用于引進龍頭企業打造 “綿陽城北花園休閑區”,“我們以土地入股的方式與企業合作,村民可根據原有宅基地面積分紅。”張清富說。

    災后農村發展產業,整合資金也是一大亮點。震后,街子鄉整合包括災后重建和新農村建設在內的項目資金1900多萬元,為岳家村建設了10公里環村公路、 6公里機耕道、12.5公里排水渠系,改造5個電力提灌站,精修23口60余畝塘堰,為村里發展蔬菜產業打下了堅實基礎。

    服務功能更全

    剛剛結束的暑假里,江油市武都鎮五通村的農家書屋每天都很熱鬧,“孩子們都喜歡到書屋看書,既能學知識又能保證安全。”五通村村支部書記羅友平介紹,災后重建中,農家書屋的條件得到明顯改善,書籍也增加到1000多冊,“不光是小孩,中老年人來了也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書,書屋人氣大增。”

    江油市文化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市共有167個村震后建起了農家書屋,每個書屋配套書在1000冊左右,涵蓋了政治、經濟、文學、少兒讀物、科學技術等各個領域。

    災后重建中,中脊村修起了漂亮的村委會辦公房,黨員活動室、遠程教育室、圖書室、衛生室、惠民服務中心等一應俱全,村兩委班子全部實現坐班制,“不光村民辦事方便,我們管理起來也方便。”張清富說。

    因各村條件不同,農房重建面臨多種選擇。無論哪種選擇,充分尊重民意和當地實際情況是必須遵守的原則。羅友平介紹說,災后重建中只要涉及村里大事,村上都是嚴格按照“一事一議”的工作方法進行,力求管理民主。

    版權所有: 四川省弘發建業集團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府路668號 電話:028-61666999 傳真:028-61665678
    網站建設成都創新互聯

    香蕉视频如何下载app下载-香蕉视频免费下载安装安卓-老版香蕉版下载无限看